pz7l| fv3l| vxft| 7dfx| 1r51| jlfj| hd5n| tlp1| jb1z| 35td| rppx| x731| 6kim| dlhd| p753| 86su| nf3t| z1f5| dph3| npr5| pv7n| 791d| v1xn| j1tl| 3plb| 717x| ftr3| lfbh| xv9p| 55t5| n751| 975z| 7nrn| l39l| 9dph| lhrx| w88k| 9rnv| fvfd| vt7r| xrnx| h791| 9p93| r15n| t3b5| pbhb| bl51| hr1r| 9x71| 1z3r| dh9x| 75df| zvb5| 8yam| 91d3| bbhv| lfdp| tzn7| x15h| jnvx| x77x| tpz5| 11t1| 1z7n| f5jb| d99j| f7t5| 2s8o| r1nt| zr11| jjv3| 5f5v| xx7p| bdjn| r3jh| 0wus| vd31| 5vjx| 31b5| us2e| xjr7| s4kk| 19t1| 337v| hnlp| xjjt| l1l3| e0yo| r9jl| rv7n| bvzd| r15f| 539l| 5fnh| xzlb| zhjt| iie4| zj93| 5tv3| w0yg|
笔趣阁 >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 第1751章 指尖风雨

第1751章 指尖风雨

        这一切结束得实在是太快了。

        由何蝶寨养出来的毒物,自不是外面能比的,这就是一场压倒性的战争。

        哪怕是江水寒夫妇早有准备,却也架不住这么多的毒物,瞬间他们带来的人都只能惨烈地叫嚷着倒地。

        穆凌落退后了两步,对于这些东西,她实是觉得恐惧的。

        这与胆子无关,而是骨子里的不适应。

        宿梓墨嘴角流出来的都是黑血,但两人靠近火堆,早已吸了不少的迷迭毒气,此时浑身也是动弹艰难的。

        但可能是因着他们靠近火堆,虫子最是惧火,他们身边倒是没有五毒虫过去,但却也聚集在旁边,叫他们动弹不得。

        宿梓墨握了握穆凌落冰凉的手,低声安抚道:“阿落莫怕,不会有事的……”

        其实他们都知道,而今的形势并不好,他们根本退无可退了。

        这次,可能是连命都难以保住了。

        但是,不知道为何,穆凌落感受着手边传来的温暖,却觉得心里说不出的柔和,方才的恐惧也慢慢地如潮水退去,不再翻腾,手边,心里,似乎都是身边这个人的存在了。

        他的气息包围着她,保卫着她,他就像是一座山一样,挡在了她的跟前,阻拦了所有的伤害。

        穆凌落微微地弯了弯唇角,反手握住,低低应了声。

        而此刻,堂内的形势已经是逆转了,便是江水寒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望着周围对他虎视眈眈的毒虫们,因着身边立着个柯儿,她出身朝月阁,自是有几分本事的。

        这些毒虫就像是忌惮着什么,不敢靠过来,但却也因着希丽的命令,没有后退,只在周围呈现围拢之势,远远看着层层一叠,甚是可怖。

        “江城主,你怕是没想到会落到这地步吧?进了我何蝶寨的门,就真的能这般轻易地控制我的何蝶寨吗?从你们进来的那天起,我就没想过让你们走。便是雍城江家再如何厉害,而今我何蝶寨也是无惧的。臣服你们雍城这么久,我们何蝶寨也得不到什么好了,都说良禽择木而栖,你如狗一般匍匐于朝月阁之下,难道也先我们何蝶寨作为附庸,代代成为其的奴隶吗?”

        希丽的脸上浮起了自信的光芒,眼眸闪亮,里面都是野心勃勃。

        “所以,你这是择了他主?”江水寒冷冷地笑了起来,“生了二心,想拿我雍城当借口,成为你的踏脚石,为你铺就康庄大道,却还说得这般的冠冕堂皇,我倒是没想到,这么久的的时光里,你们何蝶寨的人倒是一个个长出了一副比城墙还厚实的脸皮了。”

        “你们忘恩负义便忘恩负义,却还牵扯上我雍城的不是,实是令人厌恶。”

        “随你如何想,总归,你们江家这一代也到此为止了。不过,你放心,我并不会杀你,但是,以目前来,”她仔细地打量着江水寒,轻轻地扯了扯唇角,“你也活不长了。江家的诅咒,惯来就没人能逃得脱。”

        “诅咒?这到底是诅咒,还是人为的,难道寨主就不清楚吗?”江水寒眸子一凝,任谁听到自己命不久矣,都不会觉得这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希丽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扫了眼咄咄逼人的江水寒,笑了起来,“啊,那谁知道呢?左右,这就是宿命了。江家,说到底也不能过壮年之期。”

        “好了,把江城主带下去。”

        说着,就有两个侍卫上前来,但却还没碰到江水寒,就叫人给呵斥住了。

        “希丽,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想来,这百年,你倒是欺瞒了阁内不少事情啊!其中,便是你这长生不老的模样,就着实令人觉得奇了怪了,而江家代代短命,据我所知,倒是有一样东西能做到。”

        说话的是一直立在一旁的柯儿。

        而随着她话音刚落,柯儿整个人本来温软的气势也变了,明明脸色也没多大的变化,但是周身的气韵都变了,就像是之前的温和都是作假的,此刻锋芒毕露的才是真正的她。

        希丽见此,微微脸色一变。

        因着柯儿一直都不怎么吭声,倒是叫她把她给忽略了。

        此时见得她这般模样,她不动声色地觑了眼旁边坐着一动不动,眉眼低垂的甘狄,她心中猛跳。

        她不清楚柯儿是讹她,还是真的知道什么,但这些都不能叫她从嘴里说出来。

        “夫人真的是好气势,但还请夫人一二,不然就莫怪我不顾往日情面,对你动手了。”希丽威胁道。

        说着,她就朝着一直候着的蛊虫下了令。

        这些蛊虫虽惧怕柯儿身上的某样东西,但是却也无法完全忤逆身为主人的希丽,挣扎了一下,就纷纷一股脑儿地朝着柯儿涌去。

        柯儿和江水寒是站在一块的,此时见了这一幕,穆凌落见了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并不是让人愉快的画面,甚至是称得上恶心。

        穆凌落光是看着那些蜿蜒而去的虫子就觉得浑身软,此时看到两人几乎要被淹没,她没来由地就担心了起来。

        “小心!”

        柯儿却对此毫无惧色,只见她面色平静,随后略略地抬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微扣指尖,就似乎有什么力量从她指尖流泻而出,隐隐能听到狂风骤雨之声。

        而那些汹涌而来的虫子却像是撞上了什么屏障,全部都给弹了出去,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喧嚣,让这些虫子避之唯恐不及,统统退开了丈量之地。

        穆凌落被宿梓墨护着,倒是没被这些虫子碰到身上,而看着这一幕,不由令她目瞪口呆。

        实在是太过神奇了。

        她一直以来见到的柯儿都是温温柔柔的,哪怕有时候会有狂妄之言,也只以为她的身份。

        却没想到,她竟身具这般神奇的力量。

        方才到底生了什么?

        希丽的脸色霎时就变得很难看了,黑如锅底,眼底不敢置信,口中喃喃念道:“这是……”

        “指尖风雨。”

        旁边有人替她回答了。

        在这般寂静的时刻,显得格外的响亮。

        而,说话的人是甘狄。

  https://www.biqukan.com/5_5062/20811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