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p7| r7rz| z77p| 17bh| u64m| 7l5n| r5rn| 3vj3| lfnp| 8meq| l3fv| 77vr| g000| 8.00E+05| vpv7| ym8q| xx5d| jh9f| 5f5d| b1zn| 7x57| 5zrr| lz1p| i0ci| bxnv| xp15| 5vrf| igg2| jlfj| t5p5| plx7| 7jrr| n77t| znxl| r3vn| jdfh| uwqw| 7pth| h5l1| 79n7| u2ew| pd7z| 9771| xp9l| 93jv| 75l3| nv19| xvxv| l9tj| 719p| b5lb| n33j| yuss| v3vp| 53zt| ssc2| dztb| 1rvp| 7jld| vrl1| 319t| f1nh| xzhz| b3xf| rlr5| 5tlz| jhl5| ptj9| 5pjh| 31vf| r75t| gisg| 9rx3| v9pj| frd3| 919b| f191| xdvx| eu40| n9fn| lvb9| 19lb| vdr7| 9f9b| n1vr| j3xt| 7tt3| dn5h| ff7r| f3lx| b7l7| d3hl| x91v| r9jl| d55r| p193| rnz5| 99rz| tdvx| xd9h|
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地主爷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放大镜
    第一百二十五章  去上班吧

    所谓血布,就是古代的卫生巾,也叫月经带。乃是用一长条形布袋子制成,如若用时,则在布袋子里面放上草木灰,或者棉花,用以吸收经血。事后,则将布袋子里面吸收完秽物的草木灰扔掉,布袋则留下来洗干净,再次使用。看家庭的富裕程度,布袋换洗的频率就不一样。而新的棉花吸水性比较差,古代的女性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在这内纳之物上,都偏向于草木灰。

    荀雪儿拗不过徐清,便拿了一只新的月经带出来,交给徐清左看右看。徐清唉了一声问道:“这种月事布带着不方便吧,时不时还怕漏灰,还怕晚上的时候侧漏?”

    几女点点头道:“嗯恩,正是这样,唉,谁叫我们是女子呢?五漏之身嘛......”

    徐清嘿嘿一笑:“下次你们来,我帮你们补一漏如何?”

    几女嗔怒起来,笑骂道:“夫君不要玩笑了,再玩笑我们可生气了。”

    徐清叹了口气道:“行吧,先把东西做出来,再与你们说。对了,朝花节前,你们就不要出门了,好好守在家里,我酌请皇上,准我七日回来一趟。”

    几女好奇,问道:“夫君,为何是七日?”

    徐清愣了一下道:“七嘛,我也不知道,看七顺眼喽。”徐清不知,此话一说出去,几女却误会了。以后徐家吃饭,总是七个菜碗,房内的桌椅,总是七把一字,一个茶壶,总配着七个茶杯。最后徐清自己纳闷了,问起七女,才知道这都是他自己说出来的。

    一夜无言,离别炮,在徐清新布置好了的徐府响起来。翌日,徐清同荀方一起回长安,期间,徐清嘱咐荀方,过几日将有许多车队来长安。其中家里的东西,送到善田庄,其余的则是送给朝着那些三省六部大官的。荀方不解徐清的意思,徐清便直接写下帖子,解释道:“那些礼物总要有人去送,但你姐夫我走不开,所以就让你去了。你小子不是当官吗,这次去送礼,正好是可以在吏部、左右仆射这等官员面前晃动,你若还当不了官,那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吧。”

    荀方此时也是明白了,谢道:“姐夫,他日我也有平步青云之日,必为姐夫效犬马之劳。”

    徐清摆摆手:“犬马之劳就没必要了,我要真使唤你,你姐得和我仇三天。得得得,告诉你,外面的人想见左右仆射一面,暗市中有价。二百两才打通门子,五百两才喝个茶,一千两吃饭,你拿着这帖子,长安城里,哪张门敲不开,我给你三十文钱!你姐夫一个月零花钱,全特么给你!”

    荀方惊讶道:“姐夫,你你你一个月只用三十文钱?”

    徐清白了一眼道:“那不然呢?你姐夫,呵呵,那是勤俭节约的大唐好子民,再说了,你姐夫我为官清廉,哪里有那许多钱用?倒是你,外放为官了,难免要经受许许多多诱惑,要体恤百姓,勿要贪民脂民膏。”徐清说这话,脸不红心不跳,涂抹乱飞,手足乱舞,说得跟真的一样。不过,还真有一样是真的,那就是他告诫荀方不可贪财的话。荀方不是徐清,徐清背景厚比山高,谁也不敢明枪明刀指着徐清来,这样做过的人已经在地下长眠。但荀方则有不同了,荀方是徐清的一枝,别人想要攻讦徐清,便是从荀方这种部位下手。

    唯有在上山,方知岗风之大,唯有下海,才知暗礁之险呐。徐清被别人阴过,李渊又是不是试探他,他也总算知道了躲避一下。按说,徐清不能结交满朝大臣,可也不能做得太明显了。握握手便可,抱一抱就过了。如果手都不握,李渊依旧会觉得徐清心机深,让李大老板猜忌了,这可不是好事。

    荀方也是懂事,当即答应了。

    入通化门,徐清与荀方分道扬镳。话说徐清穿了紫袍之后,心态还是有很大改变的。比如,若是原来的徐清,到了长安之后,肯定是马不停蹄去把自家名下的产业各个看一下,享受一下当老板的感觉。再比如,徐清若是被赏赐了一座庄园,定会去和每个百姓握手并亲切交谈。而现在,徐清只不过微略的看看大概。说起来,徐清身价好几亿,怎么也算得大老板了,岂会对自己一个子公司开个小饭馆感兴趣?

    只不过,在这大唐,你大富地主和小富地主实际上生活享受差别不大。拢共就那些享受的东西,你吃一日三餐,我也吃,你去烟花柳巷,我也去,没差别,除非别谁排场大,谁浪费得多。还一个差别,便是这心态了。

    想着想着,徐清便到了太极宫前,自然,还是牛吃草赶车了。

    从玄福门入,去玄武门。玄武门是一道坎,西内苑、禁苑、东宫,想要进入道李渊的办公居住场地,都要从这里过去。徐清拿着鱼袋给玄福门守将看完,玄福门守将立即行礼。同是守将,玄福门不过皇城守将,而徐清是宫城守将,一个五品,一个三品,千差万别去了。

    入内,徐清也没去玄武门,而是转道去了尚书省,他这个尚书省行走嘛,不光是李渊给他的一项权利,也是一个职位,行走行走,总要去走一走的。

    一朝受宠,知道的最快的肯定是太监们,故而徐清一路走来,也没受到半点阻挠,倒是有机灵的太监帮着徐清引路。

    徐清往尚书省门口一站,便有人喊道:“洛南县伯云麾将军玄武门守将银青光禄大夫徐清徐大人到!”听着这一串属于自己的名号,徐清挺胸抬头,便推门而入。这一下,徐清却觉得不应该,心道,我自己开什么门?不应该是别人开门请我进去吗?唉唉唉,第一次,不太懂事哈哈。

    进了尚书省的大堂,只见魁位无人,太极位也无人。这时一个官员拜了徐清,自称尚书省左丞。徐清问他,这尚书左右仆射大人,何处 去了?

    尚书省左丞便回禀道:“徐大人,平日里,仆射大人都去门下省参与议事了,不常来这里。”

    徐清原来是来错了个地方,他这尚书省行走,其实指的是可以在整个三省六部行走,于是道了谢,徐清又去门下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