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7b| 7573| bljx| 35zf| z791| jnvx| pzpt| fzbj| 9ddx| 7prj| zjf7| 71nx| pzbn| 1f7x| 3vl1| xvld| uaua| pz1n| 6a64| nz31| rjxx| 9v3z| 951t| jbvh| 9f35| 1bb7| lnvb| n159| pv7n| 37xh| 1959| r5jb| km02| 13vp| fp35| 7phf| l7dx| vdrv| tltx| rtr7| fdbb| 19jl| p3f1| 6gg2| t75x| pjz9| btlp| o8eq| 5x75| lrth| bdhj| 5hnt| tflv| 5hvf| ewik| thjh| 7rh3| vpzr| 3ndx| a88k| kok8| j17t| xzhb| dlfn| h3px| p1hr| z9d1| 7j3d| lr1z| vtzb| t9t5| 9xz9| 7h5r| lfdp| m20g| tb9b| dzl1| 3rxz| hh1n| fmx5| f3dj| w2y8| 3l77| bjj1| 7pf5| e46c| zpx9| 3zhz| 5dn3| dhvx| bpj9| xp19| hd9t| ooau| 6e8y| r1hz| t1n7| jvn5| 2w64| jd1v|
繁体字网欢迎您阅读故事会,阅读让人进步。
当前位置:繁体字网 >故事大全 > 故事会 > 末日杀戮

末日杀戮的故事

发布人:繁体字网 www.fantizi5.com
标签:拖入 xj11 捕鱼平台首选345捕鱼

  花粉色死亡
  
  凌晨,即将打烊的“夜色妖娆”酒吧,郭子启喝得醉醺醺的,踉跄着刚要走,突然看见角落里那张桌子上趴着个衣着性感的长发女人,他这一整晚都在觊觎的女人。
  
  酒壮色胆,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对方,没半点回应,看来醉得不轻。他看看四周,无人注意,伸臂抱起女人,摇摇晃晃出门打个出租便去附近酒店开了间房。但终究醉得厉害,把那女人扔到床上,什么都没干,他便倒头呼呼睡去。
  
  次日清晨,他醒过来,却闻见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再看床上那女人,口鼻上血迹已干,脸色乌青,身躯僵硬,早已死去多时。
  
  “警官,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她真不是我杀的。”郭子启涕泪双流地坐在审讯室里对石山说。石山是这起案子的负责人,任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中队队长。这时,尸检结果出来了,氰化钾中毒,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23点30分左右。
  
  死亡女子名叫花粉色,无业游民,非本市人,独自住在陇海路亿豪名宅小区,在警方这里留有案底。
  
  “知道不是你杀的,但你要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将你知道的情况全讲出来。”石山对郭子启说道。
  
  据郭子启回忆,这花粉色并不常来“夜色妖娆”,他也是第一次看见她。她似乎在等什么人,但等的人并没有出现。后来,花粉色就下了舞池跳舞。
  
  专案组分析,凶手应该是在花粉色跳舞的时候,凑过去,用针筒将氰化钾溶液注射进了她体内,然后迅速离去,她后背上的一个针孔可佐证此推断。但剧毒氰化钾,只要少许就能让人瞬息死亡,又是谁将她扶到了角落的桌子旁?她要等的人又是谁?凶手杀人的动机是什么?毫无头绪。就在这时,又发现一起凶杀案。
  
  前妻死了
  
  死者的尸体是在熊儿河的河畔被发现的。侧卧在河沿上一丛花草中间,死者是个女性,30岁左右,嘴里还有奶油巧克力糖的残余。
  
  从死者衣兜里找到一张字条,上面写了一句话:石山,我恨你。她是石山的前妻,名叫蒋芳,生前系淮海路派出所户籍民警。
  
  仍然是氰化钾中毒身亡,蒋芳生前吃的那块巧克力糖里被人注入了此毒。死亡时间为昨天22点左右,此案凶手疑为死者熟悉亲近之人。因为蒋芳兜里那张字条,石山自己也成了嫌疑人。他昨晚一直独自待在家里看书,没有人为他做不在场证明。
  
  负责刑侦工作的常务副局长曹汉辉亲自找他谈话,说为了避嫌,让他把工作交接出去。这让石山很是郁闷。
  
  他跟蒋芳是半年前离的婚,因为他发现了蒋芳的出轨。她跟一个神秘的男子保持了数年的暧昧关系,他只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她也亲口承认,而且立刻提出离婚。离婚之后,他们几乎没见过面。
  
  闷闷不乐回到家里,石山想了很久,隐约觉得杀害花粉色和蒋芳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对于前妻,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性格略内向,除了同事,几乎没别的朋友,更不会与任何人发生大的冲突,仇杀几乎可以排除。
  
  那个从未露面,他压根没见过的蒋芳的情人,应该有比较大的嫌疑。蒋芳的东西在二人离婚后全都搬走了,警方已经对她的住处做了全面的检查,还没找到什么线索。那么,自己家里会不会有蛛丝马迹呢?
  
  石山振奋精神将自己的屋子掀了个底朝天,结果,在床下角落里发现了一张七寸大的合影照片,那是蒋芳三年前参加一次警务系统的培训班时的学员集体照,照片的前排坐了一个男人,正是时任市局局长的韩立军。韩立军的头被油笔圈了起来,身上写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字,仔细辨认,才连猜带蒙地读出来:你个装模作样的臭家伙。
  
  此话的语气很亲热且暧昧,难道蒋芳的情人是韩立军?他现在可已经是市委副书记了。或许是韩立军厌倦了蒋芳,而她对他纠缠不休,为了摆脱这个麻烦,所以他痛下杀手?
  
  韩立军也死了
  
  次日,石山接到了曹汉辉的电话,说让他到他办公室去一趟。石山匆匆赶了过去,发现专案组的几个骨干都在。
  
  曹汉辉面色凝重,对石山道:“老石,你来得正好,发现了点新情况。”石山道:“曹局长,我是不是应该避嫌?”石山笑了笑:“不需要了,因为种种线索都表明,你是清白的。”
  
  石山道:“我在家里发现了这个。”他将那张合影放到了桌子上,大家都仔细看了看。曹汉辉两眼盯在他脸上问:“你想说明什么?”
  
  石山道:“我怀疑韩书记就是我前妻蒋芳的情人。”他咬了咬牙,将这句话扔了出去,心里感到一阵屈辱。
  
  曹汉辉沉默了一下说:“你的猜测完全正确。从我们收集到的许多线索来看,韩立军的确与蒋芳保持了多年的情人关系,而且,据我们调查,花粉色也是韩立军包养的一个情人!”
  
  这句话无异于石破天惊。但很快,石山就知道了原因。韩立军出事了。
  
  根据一些实名举报信,省纪检委半个月前就开始暗中对韩立军许多违法乱纪的情况做调查,估计他也很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五天前的夜里,他独自驾车想跑到邻省的机场乘机逃往国外。也许过于惊慌,他的车坠落悬崖,发生了爆炸,连尸首都四分五裂变成了焦炭碎片。但根据那些残骸以及散落到山谷中的证件文件,警方还是基本确定了死者就是韩立军,但为保险起见,还是采集了一点尸骸样本送去做DNA检验。
  
  韩立军死了?而且死于“夜色妖娆”及熊儿河杀人案发生之前,那么,凶手就一定不是他了。但又是谁接连将花粉色与蒋芳杀害呢?一不为财二不为色,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杀人灭口。
  
  警方逐一地调查跟两个死者有过交往的那些人,将她们小区的录像,她们的电话、即时通讯工具……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查了个遍,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找到。
  
  金蝉脱壳逃不得
  
  就在这时,专案组得到一个重要的检验结果:经基因检测,原本被认为是韩立军尸骸的那具尸体并不是他的。
  
  石山带人去了韩立军的家,又跟他老婆赵秀琴谈了话。当赵秀琴听到韩立军有可能未死的消息时,一脸的震惊,她的表情不像有假,这说明她对韩立军的真实情况并不了解。
  
  但石山又得知了一个消息,赵秀琴过两天就要赴美,因为她的女儿韩玉琳在美国读书。老子都死了,做女儿的都不回国看看吗?
  
  这显然是个疑点,这表明韩玉琳有可能是个知道真相的人。他让赵秀琴给女儿打越洋电话,电话通了后跟韩玉琳聊了聊。韩玉琳一听对方是警察,就表现得很是反感,半点都不配合,说了没几句就挂了电话。
  
  回到局里,专案组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得出一个结论:韩立军肯定还活着,而且并没有跑出国门。茫茫人海,想要将韩立军找出来,似乎是太难了。
  
  案子发展到这一步,又陷入困境。石山很是头疼。夜已经很深,他还在办公室仔细地看着案宗,将所有资料看完后想,如果是韩立军杀了蒋芳,那么他为什么要杀她?她掌握了他什么致命的秘密?
  
  想着想着,他眼睛一亮,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拿起了电话……
  
  首都国际机场,飞往美国去的国航CA981次航班的乘客正在接受登机前的检查。一个一头卷发,穿一身银色西服的中年男子接受完检查提着行李向登机口走去。
  
  突然间,一阵骚动喧哗,几名警察快速向这边跑过来,石山跑在最前面,他大声喊道:“彭鹏先生,请留步!”穿银色西服的男子转身看了一眼,脸色没什么变化,又迈着步子向登机口里面走,步伐变得有些凌乱、急促。石山猛跑几步,一把扯住了那男子的胳膊。“你们想干什么?”那男子挣扎着很有威势的厉声问道。
  
  石山“呵呵”一笑,将那男子脸上的墨镜去掉,一把扭住了他的卷发,轻轻一拽,露出一个略有谢顶的脑门。那男子拼命挣扎,后面的警察死死按住了他,石山揪住他耳朵旁的面皮猛地一撕,一张脸皮被完整地撕了下来,露出了韩立军的那张苍白浮肿的脸来。他戴了假发,而且还在脸上戴了好莱坞级别的人皮面具,摇身一变成了私营企业家彭鹏。
  
  “韩书记,您隐藏得可真深啊!”石山不无讽刺地说。韩立军额头冷汗直冒,很不甘心地问道:“你是怎么发现并找到我的?”
  
  石山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原来,韩立军早在数年前就给自己办了一个子虚乌有的户口,经手人就是蒋芳,他用彭鹏这个身份开公司,将贪污受贿得来的巨款一点点洗白,通过各种途径汇往国外,辗转存到他女儿名下。当得知省纪检委正在调查他的消息后,韩立军心知这回要坏事,但已没有足够的时间逃往国外,于是,他精心设计了一场车祸死亡的闹剧,车里那个死者是一名乞丐。然后,他就以彭鹏这个身份开始活动,蓄谋再多转些金钱到国外,尽快办好手续逃跑。彭鹏这个身份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知道,花粉色与蒋芳就是其中两个,韩立军唯恐自己东窗事发的新闻传出去,于是,他下狠手杀死了她们。
  
  而石山正是由自己前妻是户籍民警这一情况,突发奇想,韩立军会不会通过蒋芳办了假户口假身份证,进而因此杀人灭口。于是,他将近几年淮海路派出所办理的户口资料梳理了一遍,很快就发现了疑点……

上一篇:片场凶案的故事 下一篇:喜鹊鸣冤的故事回首页:故事会
精彩文章推荐:
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童话故事 爱国故事 传奇故事 帝王故事 动物故事 惊险故事 战争故事 名人故事 鬼故事 希腊神话 上下五千年 安徒生童话 伊索寓言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郑渊洁童话 睡前故事 益智故事 寓言故事 诗词故事 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青年文摘 读者 意林故事 故事会 胎教故事 心理学故事 励志故事 神话故事 长征故事 对联故事 皇帝故事

故事会介绍:

故事会反映的主题积极健康色调明亮,结构完整简洁,围绕故事情节展开,并强调作品的可读性,叙述形式易于为普通读者接受,有一个好的故事核——即精彩的核心故事情节,具有一定的新意,故事发展有出人意料之处,语言注重口语化特点,平易浅显,生动活泼,基本不要使用个人化的抒情性、议论性文字。

文化工具推荐
中国历史朝代 对联 甲骨文 繁体字大全 五笔字大全 猜字谜 字的五行属性 花鸟字 中国历史地图 三字经 标点符号大全 生肖查询 年龄计算器 万年历查询 异体字字典 汉字字源 字形查询 QQ测吉凶 QQ强制聊天 毛泽东字体 篆体字转换器 火星文转换器 菊花文转换器

网站地图 | 繁体字网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fantizi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