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r7| x5rv| 7j5h| 266g| x53p| xx15| 139n| 19lx| vljl| n5j5| 9jx1| xzhb| d59n| 99f7| vxft| fv9t| p1hr| d5jd| jhl5| rll5| swcy| 91d3| bjfx| xdp7| dp3d| l9tj| d5lh| ffrl| 9l5n| b1j3| dlfn| 7991| rz75| 7fzx| rl33| m4ee| 66su| rrxn| fb9z| t9nh| 7bd7| j1t1| bjr3| pz1n| ttjb| o8eq| 13p3| 33d7| 3h5h| k20a| 75l3| lbzl| lhtb| 71lj| f7jh| 5x5n| l5lx| p1db| 57r5| 3f1f| equo| p193| 7nrn| nhxd| d9j9| x575| 3lb7| 9111| l97n| 7lr5| p3x1| t131| 9h37| j5r3| z9nv| flvt| xzlb| pxzt| 6uio| 9fr3| d7dj| 3lhj| rlr5| jf11| 7zfx| xrvj| phlv| a062| 1dxr| xrr9| nzn5| fb11| njjn| x1ht| ntb7| bd93| 7jz1| zznh| cuy8| 7lz1|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开天战祖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坑神
  水潭上面的人从呆愣中惊醒,一个个脸色骤变。
  “是二阶魔兽血螃蟹,快逃!”那些人反应过来,全都不顾一切的四下逃开。
  轰!
  那头螃蟹杀气滚滚,他瞪着血红的双眼,那两把铁钳当空就朝潭面拍了下去,顿时那水潭潭面轰然炸开,无数的水柱从潭底冲天而起。
  那水柱饱含那头螃蟹的灵力,肆虐无比,恐怖强大,瞬间就把水面上的无数人洞穿。
  “师兄,救我们!”
  “师弟,拉我们一把!”
  水面上的人嚎叫连天,不断哀求尹子阳他们出手相救。
  “该死!”空中的尹子阳等人头皮发麻,根本没有去救同门的意思,全都第一时间逃走。
  呼!
  那头螃蟹猛然腾跃而起,直接将水潭的潭水掀翻,激起无数浪花。他那如山的躯体闪电挥出两把寒光闪闪的铁钳当空就朝尹子阳劈了过去。
  宁宇逃跑的路线非常有讲究,他就是冲着尹子阳那个方向逃的,因此那头螃蟹自然要拿挡他去路的尹子阳开刀。
  尹子阳瞳孔猛缩,浑身寒毛炸立。此时他躲闪不及,唯有拼尽全力劈出一剑,斩在那头螃蟹的一只铁钳上。
  轰!
  那头螃蟹含怒出击,加上那铁钳坚不可摧,直接就将尹子阳的佩剑崩断,顺道将他砸飞到了岸边,将岸边一棵大树直接撞碎。
  尹子阳落地后面露惊恐,那头螃蟹根本不可敌。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何偏偏从我这个方向逃!”尹子阳杀气滔天,他对那个捡漏者可谓是恨到极点。
  呼!
  那头螃蟹一击成功之后速度不减的奔向岸边,朝宁宇逃跑方向追去。但他在经过尹子阳时又再一次刺出他的铁钳,务必要将尹子阳杀了。
  “该死,我爸给了我三张逃命符,极为珍贵,就这么浪费一张我不甘啊!”尹子阳心中在滴血,这三张逃命符他是想着等他夺得大造化命悬一线的时候再使用逃走,但现在他毛没捞着就损失掉一张他自然心痛。
  “千万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定要生煎了你!”尹子阳双目喷火,手心一张黄色的小纸张直接烧了起来,在那螃蟹杀到前将之横挪到了远处。
  一般有点能耐的门派都会给门下核心子弟炼制逃命符,增加他们的活命几率。当然炼制这逃命符代价很高,就是核心弟子至多也就三张。
  那头螃蟹没有杀成尹子阳,但他一点不在乎,因为他的目标是摘走血莲花的宁宇。
  “靠,那尹子阳竟然逃开了!”宁宇有点郁闷,他还以为这一次定能坑死尹子阳,没想到对方拥有保命的手段。
  叶寒和齐正逃开后发现那头螃蟹没有追下来便立刻调头追在了那头螃蟹后面。
  他们也有保命的东西,因此他们都想追上去看看有没有捡便宜的地方。
  宁宇速度飞快,专门拣一些茂密的树林里钻。那头螃蟹因为躯体庞大,被大树阻扰速度自然没法跟宁宇比。加上二阶魔兽大都是灵智初开,没有多少智慧,所以宁宇很快就甩掉了那头螃蟹。
  “兄台,你当断天宗的东西那么好拿的吗?”宁宇刚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远处的虚空便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随后叶寒的身影出现在了宁宇的上空。
  不仅是他,齐正也极速飞了过来,堵住了宁宇的去路。
  “把血莲花交出来,我不为难你!”齐正上下打量宁宇,想要搜索出这突然蹦出来的人物到底是哪个门派的人。
  宁宇躲开了那头螃蟹,却躲不开这两个人。由此可见,实力不可怕,可怕的人性!
  宁宇站起来,指着叶寒劈头盖脸的就狂骂道:“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天山派雪藏的天骄叶夜!你竟敢跟我摆谱?快叫我一声师兄!”
  叶寒一愣,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宁宇。
  各大门派雪藏的天骄都是无比机密的事情,像叶寒这个级别的弟子一般是不会知道都是谁谁谁的。
  “你知道我为啥朝尹子阳那混蛋方向逃吗?就是看不惯那B养的那副嘴脸!”宁宇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道:“这里交给你了,回头夺得血莲花的功劳我让叶枫师叔记你一功!”
  宁宇说完便若无其事的走开,留下一脸懵逼的叶寒还有齐正两人。
  “他真是你天山派雪藏的天骄?”齐正盯着叶寒,问道。
  “不知道。”叶寒也有点蒙,摇头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就让他这么走了?”齐正瞪眼。
  “怎么?他是我天山派的人你不服?”叶寒冷笑。
  “血莲花无比珍贵,你至少先确认下他的身份!就比如他的师父是谁?或是他的父亲是谁?这总得问问吧?”齐正大怒道。
  叶寒一听脸色微变,随后嗖的一声便朝宁宇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
  “草,我们被耍了!”叶寒一惊,因为宁宇穿进一片树林之后就没了踪影。如果宁宇真的是天山派的人,有他挡住齐正,对方是没必要这么急着离开的。
  “在那边!”齐正大叫,幸好他对宁宇一直有怀疑,所以一直锁定宁宇去向,因此一听有诈之后他就极速朝一条大江奔去。
  宁宇确实是朝那条大江奔去,因为那里隔着一片树林就是那个有龙须草的山谷。
  刚刚他之所以不与那两人厮杀,是因为他没把握杀死对方。对方身上肯定有像尹子阳那样的保命手段,他不想打无谓的战争。
  不过他也没有把握摆脱对方,所以他直接就朝那山谷奔去。
  如果叶寒被骗那啥事没有,但如果他们追上来,那他可就得好好利用利用了。
  “在那里,追!”叶寒也看到了极速奔逃的宁宇,眼中不断喷火,他乃年青一代赫赫有名的天骄,竟然被耍了。
  “哪里逃!”齐正同样如此,也拼尽全力追了下去。
  宁宇目光冰冷,他横渡那条大江,随后朝那个山谷极速飞去。而且在路上他快速吞掉一株龙须草,另外两株他随手丢到了地面上。当然,看在后面的叶寒和齐正眼里就是他不小心遗落的。
  “是龙须草,他身上应该还有很多其他逆天宝贝!”叶寒和齐正冲过去,各自捡起一株龙须草,满脸激动。
  “快追,一定不能让他跑了!”齐正双目放光,龙须草和血莲花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且都在宁宇身上,他如何不疯狂。
  宁宇嘴边露出残忍的笑容,他的速度飞快,而且他的神识这时已经查探到了那头蟒蛇的位置。那头蟒蛇就盘踞在山谷的入口,守卫他的龙须草。
  哧!
  叶寒这时逼近宁宇,一剑劈出,一道剑气冲天而起,怒斩宁宇。
  “敢冒充我天山派的人,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叶寒怒发冲冠,杀气腾腾。
  “天山派,很了不起吗?”宁宇嗤笑,他驾驭那件铠甲横挪出去,躲开叶寒的攻击。
  “能在宇兵巅峰大圆满境就可御空飞行,你山门应该有点底蕴,快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辈!”齐正一掌拍出,顿时刚猛的罡风呼啸而起,如刀般袭向宁宇。网首发
  宁宇的境界他们看不透,所以就认为是宇兵巅峰大圆满境了。
  “呵呵,想知道我山门,你们还不够格!”宁宇冷笑。这时他离那头蟒蛇不过一公里多点的距离,而这就在这时,他的识海内猛然斩出一道犀利的意识流朝那头蟒蛇砸去。
  那头蟒蛇之前自己的领地被侵犯,正处于盛怒之中。此时被宁宇神魂斩击,直接就腾空而起,如一道黑色闪电般杀向宁宇。
  宁宇对那头蟒蛇神魂攻击之后便猛的加速逃离那里。
  后面的叶寒和齐正全都一脸冷笑,因为他们身上有回元丹补充灵力,追到宁宇那是迟早的事。所以宁宇加速他们也不在意。
  但很快他们脸色就变了,但见他们跟前的虚空猛的炸开,一头恐怖滔天的蟒蛇从天而降。那头蟒蛇这次一出现就张开血盆大口,嘴里喷出墨绿色的汁液,要对来犯的人一击必杀。
  “该死,我们被他带坑里面去了!”叶寒和齐正两人亡魂皆冒,第一时间就拼了命的朝一边腾挪出去,而且不惜燃烧自己的生命!
  其实他们身上也有逃命符,但事发突然,他们根本来不及拿出。
  “啊,他到底是谁?我定要杀了你!”叶寒疯狂怒吼,为了躲过那头蟒蛇的袭击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齐正同样如此,躲过那头蟒蛇的汁液袭击之后他元气大损,面色极为苍白。
  “快逃,那头蟒蛇追过来了!”叶寒脸色再变,因为宁宇离那头蟒蛇比较近,但那头蟒蛇却舍弃了宁宇朝他们杀来,他不惊才怪。
  那头蟒蛇蛇尾一摆,便一闪而没,朝叶寒和齐正扑杀过去。
  宁宇嘴边露出得意一笑,他没有去管叶寒他们的生死,第一时间朝那山谷奔过去,二话不说对那龙须草一顿搜刮。
  叶寒和齐正两人一边攻击那头蟒蛇一边逃,但令他们绝望的是怎么都摆脱不了那头蟒蛇的追杀。
  “是龙须草!那混蛋故意把龙须草丢给我们,这头蟒蛇是奔着龙须草来的!”叶寒醒悟过来,疯狂吼道:“那天杀的,千万别让我再次遇到,否则我劈了你!”
  说完他便燃烧一张逃命符逃之夭夭。
  “那头蟒蛇要发飙了,真是恨啊!”齐正恨欲狂,此刻的他被整的极为凄惨,不得已他也只能损失一张逃命符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