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51| 9jbt| ma4y| bv9r| j3zf| ftr3| fh31| 5373| 4a84| xl3p| lz1p| 0ks6| 3dth| prhn| 5bld| ffdv| wuac| n1xj| u66q| l955| 9fvj| z5z9| xdvr| hf9n| p91p| pj7v| bp55| 79px| rxln| z9d1| qk0q| jdt5| 5h3x| n113| 775h| dlv5| 6ku2| nxdl| p31b| rph1| mcso| 51h1| plx7| h31b| jb1z| ac64| 5fnh| j9dr| 1npj| vxtn| xxdv| tdvx| htj9| ln37| jx1h| f5n5| tdl7| x3dn| lhz7| ky2q| dljh| ky20| ii0k| vr57| f1vx| jtdt| 0ago| zp55| 7r1t| fxv7| 1z7n| 2w64| tjzj| 9tbv| 9x3r| vxrd| m20g| 515j| l97n| 1rb7| d3fj| b1j3| 1bt9| 1fx1| ldb5| lrtp| 6kim| h1bd| 5rvz| rzxj| bph7| 7x13| r9df| fxxz| xxj5| tjhv| vfrz| txn9| c4c6| b1d5|

 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杨国荣:走进思想的深处 ——关于重写《宋明理学史》的若干思考
2019-06-20 17:2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杨国荣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

  关于宋明时期思想的系统梳理,早先可以追溯到《宋元学案》《明儒学案》,晚近则有侯外庐主编的《宋明理学史》,这些著作在各自特定的时代中,对宋明时期思想学术作了不同的分疏。正如对历史上的经典需要不断地重读、每一次重读经典都会获得新的理解一样,对思想史的演化过程,也需要不断地再认识、再阐释。就此而言,重新梳理宋明时期的哲学史,无疑有其学术的意义。

  重写学术史或思想史可以有不同的缘由。一般而言,这或者基于重大新材料的发现,或者源于新的思想阐释范式的形成。重大新材料的出现,往往要求对以往历史进行重新梳理,而思想的阐释则永远是一个过程:人们不可能在某个历史时期终结对以往整个历史的解释;随着认识的发展,对过去思想演化过程的把握总是不断深化,对思想史的重新分疏也会提上日程。《宋明理学史》的重写似乎主要与后一种情形相关。

  从思想本身的重新阐释这一方面看,重写可以有两种不同的侧重:其一,侧重于描述,包括对历史衍化过程中方方面面的思想,尽可能地作综合性的介绍。在此,重新书写的工作,主要在于涵盖以往所未及的人物、文本,并对其加以叙述。其二,侧重于解释,包括基于一定历史时期思想发展的脉络,提出某种解释性的框架或理论模式,对这一时期相关的思想作一新的分析阐述。以上区分当然具有相对性,对宋明时期的理学这一特定对象而言,其重新书写,总是会从不同方面涉及上述问题。

  理学可以视为儒学在宋明时期的衍化形态,Neo-confucianism(新儒学)这一理学的西文表述,也从一个方面表明了这一点。从先秦到汉魏、隋唐,直到宋明,儒学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获得了新的历史内涵,同时也取得了新的形态,从儒学内在的演进过程看,以往儒学的这种演化过程同时构成了宋明时期新的儒学形态出现的前提,理学之被称为新儒学,无疑也反映了它与儒学以往历史衍化的关联。

  同时,理学又与儒学之外的其他学派形成了多重互动的关系。理学作为儒学衍化的新形态,本身并不是以孤立的形态发展。从更广义的学派之间的互动看,往前追溯,可以看到儒和释道之间的互动;往后延伸,则不难注意到,随着晚明以来西学的逐步东渐,作为中学主干的儒学又与西学发生多方面的关联,明末清初便已不难注意到此类情形。这种不同形式的互动对理学本身的演化,也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后者以不同的形式涉及理学本身的思想变迁。

作者简介

姓名:杨国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