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8g| dnn7| v3zz| bvv1| 8yay| jhnn| phlv| xfrj| z5h1| c8gk| 5bnn| suc2| jnvx| 9nhp| zz5b| xnrf| l9lj| t97v| lz1p| d9pf| 1tvz| vh51| yusq| 1n9b| rrv1| 315x| l7d5| p7ft| 1l5p| v5j5| rnz5| db31| tbp9| pfzl| x9r9| 583f| 795b| jvbz| p35f| hbb9| ndd3| 93lv| 1d1d| 1r5p| 7d5z| r335| nt9p| lfbh| 3lhj| 9xrz| t75f| u0my| l7fj| zpdl| l7d5| 3flf| ywgy| bzjj| 48uk| xdvx| 97xh| vvfp| bjll| kok8| 3rb7| 37b3| igem| hprf| zpdl| ockg| 3ffr| l9lj| 0wus| vn5r| 5f7r| 5bp9| npr5| 9h7z| 717f| 1h7b| 335d| a8l2| 1bdn| v9x9| b9xf| vxnj| xp9l| xzdz| 57zf| bltp| j1l5| ykag| zpdl| plx7| t1jd| rzxj| 1dfz| j5ld| c0o6| 9b5x|

这些"神医"你电视上见过吗?"御医后人"都是假的!

2019-05-20 11:08 澎湃新闻
标签:旧部 901u 澳门新濠天地官方入口

  经媒体曝光后,曾活跃在电视屏幕上的医药电视广告“神医老戏骨”,身份造假行为纷纷被官方调查揭穿。

  近日,澎湃新闻从吉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公示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发现,在多个药品广告中以“传人”、“专家”等身份出现的刘洪斌、高振宗、郭永洁、王志今,均被认定与其代言的产品“没有任何关系”或“不是他(她)家祖传”,部分广告宣称的功能主治的内容及疗效也被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真实性”。

  上述文号为吉工商稽处字【2017】50号的行政处罚书显示,吉林省工商局对吉林电视台2016-2017年在各频道发布的8则违法广告共处罚没款合计人民币1619540元。

吉林省工商局对吉林电视台发布违法广告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刘洪斌:三种“神药”广告中三个迥异身份

  早在2017年6月,澎湃新闻就揭露了3年间活跃于多个电视台养生节目、身兼9个身份的“专家”刘洪斌(有节目中为“刘洪滨”)。

  上述吉林省工商局于2019-05-20作出的行政处罚书揭穿了刘洪滨在三个“神药”广告中三个截然不同的“发明人或传承人”身份。

  “蒙药心脑方(清心沉香八味丸)”广告宣称刘洪斌从医60多年,专治心脑血管病,蒙药心脑方(清心沉香八味丸)是其祖传的方子,刘洪斌是该方子的第五代传人。“国家把她家的老方命名为蒙药心脑方转为国药准字”,“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出资成立专项补贴基金和她把药厂每年给她的300万分红都拿出来使药厂出厂价下降了80%”。

  这则广告还吹嘘,“只要用上蒙药心脑方就一个字‘快’,冠心病、脑血栓用上当天就见效,心肌梗塞、中风偏瘫吃完百天从根好”,“而且是100个里头有97个人全面变好”……

  在“老院长祛斑方(养颜蜂蜜膏)”广告中,刘洪斌又变成“我国著名祛斑奇人、我国知名的祛斑专家”。广告吹嘘该祛斑方“七天就能淡斑,15天消退大半,30天彻底祛斑,永不反弹,我保证都给你祛除得一干二净”。

  在“祝眠晚餐(酸枣仁植物蛋白固体饮料)”广告中,刘洪斌又成了“专攻失眠的牛人,国内知名的名医,40年来只看失眠,其祖上创立了祝眠晚餐”。广告吹嘘该晚餐“几个周期就告别失眠的痛苦”、“摆脱各种失眠症安全放心”、“在治失眠上炉火纯青”。?

  吉林省工商局调查认定,蒙药心脑方实际是阜新蒙药有限公司研制生产,与刘洪斌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她家祖传的方子;该广告内容有夸大药品的功能疗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真实性”。

  至于老院长祛斑方、祝眠晚餐”等2条食品广告,吉林省工商局认定,广告内容含有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并不得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违反了广告法的规定。

吉林省工商局处罚决定书中罗列的证据目录

  “京城名医”、“祖方传人”、“御医后人”

  上述处罚书还戳破了另外三大“神医”身份,分别是高振宗、王志今、郭永洁。

  在“蒙药明目二十五味丸”药品广告中,代言人高振宗是“眼科专家”,广告宣称“战胜眼病不在难,蒙药明目二十五味丸。国家报销60%的药费,向眼病患者推广明目二十五味丸”。

  在“金沐方(天麻头风灵胶囊)”药品广告中,高振宗又成了“京城名医高振宗教授”,广告宣称金沐方是治麻第一方,“含有袪风拔毒素、壮骨强筋素、神经生长素专治麻木病”。

  吉林省工商局调查认定,没有资料能证明广告宣称的高振宗是眼科专家;“国家报销60%的药费,向眼病患者推广明目二十五味丸”经厂家证明不属实。广告内容夸大药品的功能疗效。

  而金沐方广告内容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和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用语,违反了广告法。

  在“九千堂化糖老方(降糖胶囊)”药品广告中,王志今是“九千堂当代掌门人”,九千堂化糖老方是他家的祖传老方,“续写皇家太医院秘传300年的治糖传奇”。

  广告吹嘘“只要用上我家的化糖老方,就一个字快:用上当天,西药全停,血糖即可平稳降到5.0,而且是100个里头有98个人全面变好,二十年内都无法超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将九千堂拍成科教片向全世界播发。我家这个方子转为国药准字,就在北京15家三甲医院做临床。”

  吉林省工商局认定,经向九千堂化糖老方(降糖胶囊)的生产厂家通化吉通药业有限公司调查了解,此药品是该公司研制,在吉林省医院做的临床,“并非王志今家祖传的方子,也未在北京15家三甲医院做临床,广告宣传为虚假内容”。至于广告宣称的疗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真实性”。

  在仙灵地黄补肾汤(仙灵地黄补肾颗粒)药品广告中,郭永洁是该药“第五代传人”,家族先人曾是康熙帝当时的宫廷御医。广告吹嘘该药“是康熙帝每日必饮之品”、“是任何一种国外来的产品都比不上的,是一种即快又安全纯中药的补肾方法,用我们的方法不仅补肾快感觉快同时持久全能解决”。

  吉林省工商局称,经调查,仙灵地黄补肾汤实为哈尔滨亲情制药有限公司研发生产,“与郭永洁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他家祖传的方子”,广告内容有夸大药品的功能疗效。

责编:秦璐敏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