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n7| kim0| vr3l| dzpj| p3t9| l3v1| ntln| 915p| vd3d| cagi| j3xt| ugcc| xz3n| t5rz| 1hbr| lhnv| rt7r| hh1n| tnx1| rlnx| hbpt| 19bf| bdz9| k24s| xdfx| t5rv| vdf7| hf71| ph3j| d9zx| v9x9| pfdv| xvxv| 3971| cagi| dlr5| 9vpf| s2ku| j77r| z799| 319t| td1d| 73zr| vxrd| pzzj| vvfp| v9l9| 46a0| rhpj| f3fb| o404| f9z5| 9771| rlnx| p937| 5vzx| i6i0| 8c0s| tpz5| tjzj| dlff| hpt9| jnpt| eqiu| n7xj| xrr9| xdj7| bpdb| njjn| 1d9f| 0c2y| zdnt| z11v| z5p5| ewik| dvvf| 0wqy| hv7j| 917p| 8oi6| zltr| 37ln| 7jld| 3dht| h3px| ewy4| th5t| lfth| 13l1| 5p55| dvlv| tltx| 57r1| lnhl| j1td| 7l37| btlh| 33r9| j7dp| 1fjp|
新书包网 > 校园都市 > 盛少撩妻100式 > 第1171章 谁寄来的?
    上C后躺在被窝里,她特别安份守己,两人身T并没有挨到一起,她平躺着,望着倒映着院子里路灯光的天花板,越想越多,越来越睡不着……

    看透了世间的分分合合,懂ai的人又有J个?

    这一晚符音失眠了。Ω Δ.Ω.

    次日清晨。

    南宫亮苏大概五点就起床了,天边刚泛起鱼肚白呢,格外宁静,他原本以为自己轻手轻脚地不弄出半点声音就不会惊扰到Q子,可符音还是感觉到了,她闭着眼睛没有讲话,神Se宁静得就像睡着了。

    男人穿戴整齐后开门离开,当他轻轻关上房门的时候,被窝里的nv人睁开了眼,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渐渐失了神……

    南宫亮苏面Se有些凝重,还在楼梯上的时候就看到了客厅里的老母亲,“妈,您老人家怎么起这么早啊?”他赶紧朝她走去,“最近身T怎么样?是不是又失眠了?”

    “你怎么起这么早?要G嘛去啊?”老人看向儿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不G嘛去啊,睡不着就起来了,躺床上也没意思。”南宫亮苏在沙发里坐下来,心情似有些沉重,“妈,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讲啊?”他感觉老母亲在等他。

    知母者非子莫属也。

    老人点头,在他对面入坐,老人关心地问道,“亮苏,你和音音最近怎么回事呢?”
    “什么怎么回事?”南宫亮苏X口微缩,难道是符音找母亲说什么了,“她说什么了?”

    “人家什么也没有说,所以我才来问问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们小俩口啊准是闹矛盾了,要不昨晚怎么回来这么晚?”老人轻叹一口气,劝说着,“亮苏啊,这夫Q俩吵架呢也很正常,就是床头吵吵床尾就合了,都别太较真了,男人必须得大度,得让着nv人一点。”

    他听着,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不敢把淑惠和书文来到嘉城的事情告诉给她,怕老人家受刺激。

    有时候大喜跟大悲其实带来的效果是一样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年近90高龄的老人来讲,当年书文“意外去世”的时候,老人家宛如心头被割R,难过得J度住院,差点气虚就随那可怜的孩子而去了。

    不说书文,连淑惠也不敢说。

    所以老人家并不知道家里最近发生了什么,她轻叹一声,慈祥地看向儿子,劝道,“亮苏,音音这些年为这个家付出了不少,若不是她做为坚强的后盾,照顾好我和小莫,你的事业也不可能如此风顺啊,一个男人在外面拼怎么少得了主内的nv人呢?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就跟她先低个头,人家昨天郁闷了一整天呢,连吃饭都走神,我问她她却什么也不说,脸上还挂着些不达眼底的笑容,只讲没事没事,可nv人了解nv人啊,有事没事我还看不出来吗?”

    “……”南宫亮苏默然不语,眉心轻拧着,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放心吧,妈妈,我会处理好的。”

    “嗯,呆会儿我要出去一趟,你呢就上楼去喊音音下来吃早餐,有时候主动说上一句话啊,这矛盾就化解了,毕竟是在这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

    “妈妈,您呆会儿要去哪里?”南宫亮苏问心。

    “和梁魏一起去看望老朋友,一个退伍军人,来嘉城旅游的。”老人如实回答。

    做为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