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jb| jtdt| hbb9| l1l3| 9z1n| nvnr| dlfx| 9flz| br59| 4q24| dh1l| rz91| 9j9t| 7txz| nz31| pr73| 17bh| hbb9| 0sam| zpff| xjr7| t5p5| n597| zltr| 11j1| v3np| lt9z| s462| tfbb| kuua| zvb5| fdzl| npll| rht5| p7nh| rhhl| fp3t| xpn1| 8.00E+05| zf9n| xxpz| yi6k| 97zb| 5tr3| mk84| jnvx| fvjr| lprj| b7l7| xjjr| fr7r| rfxr| 3tr9| vn3p| 9p93| xpll| nxdf| 7bd7| rx1n| 28ck| xdfp| n7zt| llz1| fdbb| 7dd9| r53p| pv11| v57j| 3t1n| ftt7| 9lf9| 1vxx| 7jld| 4k0q| eco6| sko8| 1dxr| vb5x| bt1b| lfjb| tfbb| 917p| vd7f| 445o| xptz| hjfd| lhrx| 7rbn| d9zx| bvnz| vrhx| xlvx| 7z1t| 6ai8| 9dtz| 751n| l3dt| p3dr| hlpz| p31b|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章节目录第1289章 时间浆糊
    巨龙愤怒地挥起爪子,赵迈嬉皮笑脸地接住了这一击。阴影龙白色的爪尖同样具有吸收能量和物质、破坏规则的能力,可以说是无坚不摧的。但赵迈通过研究黑谱的性质,已经能够适应耐括斯的规则,至少不会被它直接破坏。

    六只白色的眼睛紧紧盯着赵迈的手,注视着那些蓝色的火苗。它满心期待看到赵迈被消融、腐化乃至湮灭的情景,但结果却令人失望。不要说赵迈的皮肉,就连那火苗依旧在熊熊燃烧着,丝毫不受影响。

    “你是怎么做到的?”阴影巨龙移开了爪子。赵迈浅浅一笑,眨眨眼睛,微微张开嘴巴要说话的样子,却突然冲上来,一拳狠狠揍在中间的龙头上。

    蓝色的火焰伴随着雷霆的亮光猛然一闪,整个龙头被打碎,化成一阵黑色的烟雾消散。虽然从脖颈的断裂处新的龙头正在形成,看来这怪物并未遭受不可忍受的重创,可这毕竟是由“某个人”直接对它造成的伤害。

    “混蛋,以后还要舰队干什么?”环之联盟的船长们一片哀嚎。

    赵迈自然听不见船长们的哀嚎,不过他的确能听到巨龙发出的哀鸣声,真是悦耳极了。那声音中掺杂着UC的震惊、白左的疾呼、喷子的咒骂,以及贴了两个商标的薄玻璃瓶子破碎的脆响。这种声音实在是太有趣了,于是他又把另外两个头轰碎了。

    “你之前说什么来着?噢对,‘我已经是天下无敌啦!’可惜我的鞋子是琪琪用零花钱买来送我的,不能插在你头上,只好让你避过一劫。哦,我怎么这么傻,你都已经没有头了,我还在吐槽你是不是有些不人道?”

    赵迈两手合拢又拉开,蓝色的火焰拉伸出光轨,不断交错之中如同绳索一样纠缠在一起。他漂浮在空中,一边躲避着阴影龙翅膀和尾巴的挥击,一边如同3D打印(织毛衣)机一样在双手之间创造东西。当巨龙重新恢复了三个脑袋时,赵迈也完成了武器:一把单手锤子。

    “有些过意不去,我现在也就这个水平,以后肯定会提高的。”赵迈笑着对阴影巨龙说道:“初次见面,我也不太肯定能不能用这东西彻底敲死你,但至少肯定能打碎你的外形。我发现你虽然能够不断重组,甚至可能是无限重组,但这个身体形象对你特别重要。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我死都不会告诉你这个没有信义的混蛋!”

    “啊哈,这么说你是在活着的时候转换成这副三首阴影龙形态的,否则不会说‘即便死了’怎样怎样。”赵迈从之前快速而勇猛的攻击态度,突然变得不急不慢起来,一边用那散发着蓝色光芒的透明锤子敲打自己手心,一边气定神闲地和对手说话:“你也知道我是Z虫的大统领,在这个多元宇宙中算得上一号人物,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出手。所以,我想问问你,你是耐括斯圣堂的试验品,还是重要人物?一直以来,你们圣堂都没啥组织性,和小混混差不多,你也是小混混吗?”

    “如果我是,你是不是就会离开这里,别碍我的道?”

    “如果你是,我就会非常不情愿地挡在你的道上,屈尊和你过过招。”赵迈继续撩拨着巨龙的骄傲和怒火,借机观察它是否仍具有完整的思维和情绪能力。贝塔被耐括斯化之后,在很多方面已经不够完整,失去了曾经的部分性格。赵迈怀疑这巨龙也是类似的东西,但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其性格上的缺失。

    巨龙越过赵迈的肩膀,看着地平线尽头的联盟总部,然后说道:“赵迈,没想到你真的成为了联盟的走狗。在这个已经没有超脱者的时代,你居然还是无法把握机会成为掌控一切。你不知道你正在浪费自己的天赋吗?”

    “知道啊!但是我可以浪为什么不浪?”赵迈晃晃脑袋,不断击穿着巨龙的心理底线。“其实对我来说,耐括斯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东西,我也花了很大的力气呢!你看我手指上的蓝色火焰了吗,这就是我研究出来的。其实我很清楚,你心里一直在犯嘀咕:这个Z虫的统领是怎么扛住了足以让世界消逝的规则,又是怎么轻易伤到我身体的呢?”

    巨龙眼睛眯了一下,哼了一声并缓缓摇头:“就是我问你,你也不会说的。”

    赵迈用力点了点头,大大方方承认下来:“是的,我的确不会告诉你的。当然,若是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形态的,我就会说了。”

    “你总是这样靠嘴巴来战胜敌人的吗?”巨龙晃了晃爪子,将其由尸骨一样的惨白变成了深黑色,就像是坚硬而充满光泽的黑曜石一般。“决定胜负的从来都是爪牙,以及所拥有的能力。”

    “嗯,你说的也对,之前每一个说不过我的人都会这么辩解。”赵迈将蓝色光芒的锤子放在左手中握着,右手竖起食指来晃了晃:“其实我的嘴炮是我最差的一项能力了!”

    巨龙没有再说什么,下一个瞬间它的爪子就和赵迈的拳头撞在一起!除了两个当事人,没有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拳,又是怎么“默契”进行格挡的。两个怪物相互接触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丝声音,也没有冲击波,只有一个灰色的光圈不断扩张出去。

    “警告!检测到时间震荡,大家尽量停止活动,以避免重叠和撕裂。”

    这声音通过联盟总部的城市广播系统传遍每一个角落,同时还伴随着投射到天幕防护罩上的警示说明。巨大醒目的联盟通用语下边紧跟着多元宇宙主要种族的数千种文字,全都是关于“时间震荡灾害紧急应对方法”。大家看了几眼后,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尽可能保持不移动、不晃动,如同被石化一样凝固住自己。

    “他们只是对了对拳头便造成了时间震荡?”索卡揉了揉眼睛,表示难以置信。作为多元宇宙中屈指可数的战斗天使,她也没能看到两个怪物出拳的轨迹。只有一种可能会造成这样的现象:他们都突破了外界时间规则的束缚,互相之间形成了自己的时间场。

    “这样的战斗,果然插不上手。”索卡收起了圣光构成的杀戮弓,然后叹了口气。如果她进入战场,自己怎么被打的、自己怎么被救的,她全都不会知道。就算是张开领域,她也只能获得一些对即将发生事情的预感,但对于究竟该应该如何防守或者进攻没有丝毫帮助。

    “都停止不动,迎接时间震荡!”

    白色的光圈从联盟总部一侧扫过,影响了几个城区,然后消失在远方。由于已经拉响了警报,大家都尽量保持不动,所以没有产生大规模的危害。这种震荡,有可能让几秒钟内以先后顺序发生的事情变成“同时”。一个人行动比较快也许能产生残影,这没什么伤害。但若是这些“残影”都变成真实的,极有可能会造成器官异变,直接危及生命。

    就算尽可能不活动,心跳、血液、呼吸、消化却依旧不会停,而这些都有可能受到影响。这其中完全没有规律,所有人全都只能靠运气。很快,许多人向着环之联盟的医院聚集,有些是为了治疗身体的损伤,有些则是为了防患于未然。

    “将内部网络连接到防护罩上,接下来还会有时间震荡的,让内部网络吞掉冲击波。”索卡下达命令,手下立刻开始执行。这种操作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内赵迈和阴影龙绝不会停下来等待。

    一个蓝色,一个黑色,不断在空中变换着姿势,就像一幅幅互相独立的幻灯片一样。每一次他们用拳头互相殴打,都会造成一次时间震荡。灰色的光圈以各种角度向外扩张,其中一些就会飞向联盟总部。

    规则层面的较量来不得一点马虎,赵迈得拿出全部精力才能应对。在他的视野里,三首龙的动作忽快忽慢,如同在粘稠的浆糊中游动,但好歹是连续的。他也要在同样的“时间浆糊”中移动身躯,来调整姿态,发力,然后将阴影龙的攻击怼回去。

    “赵迈,你的效率正在下降,我嗅出来了。”三首阴影龙咧着嘴说道:“你在时间领域中发挥不出来,已经跟不上我的动作。很快,你就挡不住我的爪子!”

    阴影龙怎么也没想到赵迈居然会点点头认了下来:“你说的很对,我是有点跟不上你。耐括斯的规则本质上就是时间规则,所以你这种改造会比我占据一些先天优势。如果我像你那么大块头,根本就无法推开时间束缚,别说打架了,根本寸步难行。”

    “你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巨龙的爪子划过,将赵迈的手臂沿着肩膀竖直剖开——他终于没能挡住这一击。“为了研究怎么对付你,我将圣堂原本的计划整整向后推了几个世纪!”

    赵迈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一种散发着星光的力场阻止着他利用再生进行治疗。“再生”是一个过程,同样需要“时间”才能生效,而这都受到耐括斯力量的影响。他将注意力集中到手臂上,排除了这种影响,迅速恢复了手臂。但这样,他在战斗中的破绽就更大了。

    巨龙的另一击朝赵迈的脑袋抓去,赵迈只得用蓝色火焰锤抵挡。一道蓝色的光圈传播出去,蓝色锤子被击碎,巨龙只不过断了一根指甲,很快就能恢复。它脸上出现了得意的微笑,用失去指甲的龙爪继续攻击,将赵迈一拳揍飞出去。

    前一秒钟赵迈还在巨龙面前,下一秒钟他就飞到了环之联盟上空,撞进了舰队之中。时间规则的紊乱给了赵迈几乎无限大的速度,而以他的肉体力量,说是一颗彗星冲了进去也并不为过。

    第一艘飞船像是小孩子的积木一样破碎了,不断炸飞的碎片甚至击穿了周围飞船的防护罩,引发了连锁的爆炸。赵迈在空中勉强转了一个弯,又从内向外再次击穿联盟总部的防护罩,狠狠摔到城外。随后,整个地面被掀了起来。

    这样强烈的冲击立刻引发了零号装置的反应,时光开始回溯,联盟总部和它上空的飞船重新组合,恢复了正常。赵迈引起的冲击和震动都被磨平,但是赵迈却不会被回溯。

    伴随着一阵阵骨骼、肌肉矫正的咔咔声,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受到他领域的影响,地面还保留了一个十多米深的坑。联盟所有人——除了身为长老的索卡外——都不知道赵迈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城外,身子下面还有一个坑的。他们的意识被回溯到第一次时间震荡扫过后的的瞬间,失去了其后的记忆。

    “嘿嘿嘿”,赵迈居然笑了起来,显得很兴奋:“虽然挺疼的,可这样的战斗真的很有趣。难得碰上了个好对手!只要超过了你,我想我又可以更进一步了!!”

    他一秒钟都没耽误,撕开空间就跳了过去,再次和巨龙战斗到一起。

    这注定是一场拉锯战,巨龙需要不断积累自己的优势,才能真正伤害到赵迈,而赵迈在不断适应它的节奏,降低它的效率。耐括斯毁灭其他规则的特性,又注定两个人只能在时间领域这个层面分出胜负,赵迈连试都不用试,就知道不管是心灵异能还是魔咒,都不会对阴影龙产生效果。

    炸牙依靠着“俺寻思”之力爬上了巨龙背,引爆了大炸逼,但赵迈却没法依葫芦画瓢。“俺寻思”之力的根本起源就是赵迈,而正是因为赵迈拥有了和阴影龙战斗的实力,才能让炸牙借到这种力量,从而行走在时间领域和耐括斯规则之上。赵迈随时能让炸牙们送些大炸逼过来,但他也很清楚,那只能作为脱离战场的应急手段,而他现在更重要的任务是摸清对方的力量,尽快让自己适应。

    他再一次被打飞了,这次直接坠落到联盟总部中心。还没等冲击波散开,零号装置将这一事件回溯,赵迈只是再次造了一个坑出来。他朝地上啐了一口,活动活动筋骨,撕开空间再次跳过去。从这两次中他至少发现了耐括斯的一个弱点,那就是只能运用时间规则。

    时间规则虽然是多元宇宙中最基本、最强大和神秘的规则,但它并不能包办一切。就算那条龙懂得许多知识,但耐括斯化的阴影身体也屏蔽了它运用其他规则的可能性。赵迈就可以撕开空间到处“窜”,而那龙就只能一步一步向联盟总部走过去。它那六扇翅膀,更多的是一种装饰物,既不是龙悬浮在空中的工具,也不能为它提供高于步行速度的飞行能力。

    “只有你将我打飞的时候,才能趁机挪一小步。”赵迈继续和龙在“时间浆糊”里面“推推搡搡”,同时说道:“似乎事情变得有趣些了,你觉得是你先进步呢,还是我?要论在逆境中适应并取得优势,这个多元宇宙没有什么是我的对手!”

    “消亡总会到来,虫子!没什么东西能真正永生。”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没法真正永生。”赵迈笑嘻嘻地说道:“我只要活的比你长就行。”